传统村落以“腾笼换鸟”方式保护和发展,可行吗?

2017-09-11 12:42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袁小娟)请看一份贵州学者在2017年8月对西江千户苗寨近800户人家做的调查。

  初步统计显示西江千户苗寨在2008年旅游开发以前,90%以上的人家都外出打工,而到2016年,这个数据基本为零,在外打工的都回到西江。

  另一份统计显示,2007年,西江苗寨的人均收入为1700元。2016年,人均收入达到16000多元。近十年来,西江苗寨的飞速发展有目共睹,在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中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子。

  以“保护·传承·发展——传统村落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为主题的第三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将在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举行。峰会召开之际,多彩贵州网记者围绕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中存在的热点问题,采访了贵州民族大学教授、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文化研究院院长李天翼。

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资料图)

  “腾笼换鸟””的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方式可行吗?

  记者:关于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一直争论不断。为了保护传统村落,将村民迁居新村落的“腾笼换鸟””的方式也流行一时。您是怎样看待这种方式?

  李天翼:在我国一些地方,为了保护古镇古村的历史与文化,采取了“腾笼换鸟”的方式,通过另建新镇、新村的方式,将原住居民搬出,从而实现对古镇古村的保护。作为一种村落保护的有益尝试,这未尝不可。但我认为,这种“腾笼换鸟”的方式容易使村落空间、村落文化与村落主体相分离,人一旦脱离了原有的生产生活场域,村落原生文化与传统就有可能断裂。像西江这样的苗族传统村落,之所以还是一个活力十足的村寨,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没有采取“腾笼换鸟”的方式。在西江,你会发现,村落、文化与人基本融为一体,即便传统文化出现了某种现代程式的变迁,但走在苗寨里,你依然觉得整个苗寨富有原生文化的各种气息。

  记者:请问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的核心究竟是什么?

  李天翼:随着现代化、城镇化的不断进程,作为农耕文明的重要载体,每年都有不少传统村落消失于我们的视线。因此,如何保护传统村落,如何留下民族的根,如何让人们在城镇化的过程中,看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等问题无疑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学者们从各种讨论中,直指出传统村落保护问题的难点所在,也提出了很好的保护路径与策略。但要问到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核心可能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答案。我个人比较赞同一些专家的观点,也就是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核心指向是人,这个人指的是什么?是指传统村落的当然主体——村民。专家们所说的保护传统村落就是保护建筑、习俗及其传统生活方式,这是完全必要的!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活生生的村民才是传统村落的真正主人,要想保护好传统村落,出发点与落脚点就得必须回到生活于此的村民本身。

   “灯火剥夺古老苗寨的星空”的尴尬如何破题?

  记者:发展迅速的苗寨必定同时面对保护的难题。这几年,您和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的麻勇斌研究员等人倡导对“西江模式”开展研究,也多次表述“西江模式”是一套地方发展实践体系,如果将“西江模式”放到村落保护的语境里,西江村落保护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李天翼:从去年起,我和贵州省社科院麻勇斌研究员就西江近十年来的巨大发展组建了一个研究团队。通过研究我们发现,“西江模式”在业态发展、文化传承、脱贫致富、社会治理以及村落保护等方面成效巨大,也取得了一些基本做法与经验。从村落保护的角度来说,“西江模式”也有自己的特点,比如创新民族文化保护的利益共享机制、民间智慧在村落管理中的善用、多主体合力参与村寨文保护等等。当然也不可否认,“西江模式”也存在一些不足,但就实践而言,它有很多经验或做法依然值得人们去点赞。

  西江苗寨村落保护的最大特点是一种发展式的保护。当然,这种发展式保护直接与西江发展旅游有关。

  时至如今,诚然以旅游作为活化传统村落的一种策略与手段仍引起各界的忧虑和争议。但不可辩驳的一个事实是,在我们没有找到切实可行的办法前,在现实的实践领域,旅游仍将是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的最好选择。

  自2008年起,西江苗寨就一直坚持不懈地以旅游发展为活化路径。有了旅游,西江苗寨开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更新。首先是人回来了,从城市回归乡土。今年8月,我们对西江近800户人家做了调查,从初步的统计来看,在2008年旅游开发以前,90%以上的人家都外出打工,而到2016年,这个数据基本为零,在外打工的都回到西江来了。有了人的存在,村落的一切都可以鲜活起来,避免了传统村落的“空心化”;其次是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激活。以节庆为例,“苗年”、“吃新节”、“鼓藏节”等重要的的农耕节日,在旅游和游客他者在场的情景下,比以前显得更加热闹和隆重。一些曾经消失的西江苗族民间技艺也因为旅游的出现得到了复苏,比如苗族蜡染技艺,在解放后基本消失殆尽,但搞旅游之后,在西江你看到有人又重新拿起了蜡刀,重新种起了蓝靛。也据我们的调查,像西江这样以旅游发展的村寨,其文化的彰显与传承明显要比那些没有搞旅游的苗族村寨强得多。至少这种发展,使得千百年的传统文化在原有生活价值的基础上,溢出了发展价值和经济价值。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作者:多彩贵州网记者袁小娟 编辑:万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