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纪实一

2018-06-12 15:39  来源:多彩贵州网

  作为组织轮战脱贫攻坚的战士,到乡村已有一段时间了,也慢慢熟悉这边的风俗人情,习惯这边的饮食口味,我相信人生处处皆是历练,不管在哪里,都是修行,想起刚毕业的时候只身南下广州,于富士康“十几连跳”的风口,在里面的流水线上做过一段时间,也曾在小作坊里加工过高尔夫的球杆,后来和朋友办过杂志,也开过培训班,现在回想,这些都是人生的宝贵财富,如果把一切都当做礼物,我们给予,我们接受,你活了多少岁其实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如何度过这些岁月。

  因省委组织部要求,必须密切联系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所以要求住村,我住的村在一个山上,从山脚蜿蜒而上,穿过密密的树林,一路到达村的寨门,路是从树林里拦腰挖出来的,两边皆是斜坡,种满杉木,上下都没有防护措施,所以滑坡现象随处可见。且路两边蛇也是容易出没,今天回来的途中,我就遇到一条竹叶青,全身绿色,害得我和它对峙良久,终于让它遁地而逃,我也心有余悸。

  村里的房子大多是木质结构的三层楼,布局呈梯田式的,一排排层叠堆积而上,因地势关系,每家每户都很少设置院子,然村里阡陌纵横,上下阶梯,都是青石铺就而成,我住在村学校的宿舍,是一个两层的木质结构楼,下距马路约有百十来层的青石梯,沿梯而上,可见两株百年青柏,听村民说起,原先这里是一座庙,以前的时候破除封建迷信,把庙拆除,建了一所学校,每晚住在这里,倒是有一种远离红尘,青灯黄卷之感。

  宿舍是两层的木楼,上下楼是木质楼梯,我住在楼上,楼下是学校的食堂,每次上楼进屋,楼梯楼板咚咚作响,真担心会掉下去,宿舍门外是用明锁锁着,里面则没有锁,晚上睡觉,用椅子抵着,但山风甚大,会把门吹得吱呀吱呀的响,有时半夜惊醒,听着风声、雨声、落叶声,门移响动声,全无睡意,这真是只闻楼梯响,不见有人来。

  宿舍内一床一桌一椅,全是木制,来时带了一电脑、两床棉絮、三五本书、一箱换洗衣服,后添置盆、桶、烧水壶、洗漱用具、手电筒,再买来几张宣纸,随手勾画,把屋内漏风之处糊上,完成之后,终有了一点住宿的感觉,还顿生古风古韵之感。窗外,是一棵梨树,阡陌螺旋的稻田,再远望过去是几抹葱翠的远山。早上晨起之际,推窗展望,山雾缭绕,俨然米氏章法,一片弥漫。而晚上之时,看山头吐月,清光四射,天空皎洁,听取蛙声一片,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逼近窗来,徒增几分幽绝伤感。

  舍内蚊虫较多,且格外猖獗,每晚都不敢开窗,坐在桌前读书,只见飞蛾蚊虫在窗外玻璃上爬行,偶有飞蛾透过玻璃看见光线,飞来撞得玻璃咚咚响,终明白飞蛾扑火的含义。入夜则老鼠横行,才一关灯,鼠子便自由行动,沿着屋梁攀岩,或在门框桌脚上磨牙,使人不得安枕,但对于老鼠,我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蚊虫猖獗的麻烦之一还有上厕所,这边的厕所是旱厕,每次去方便,特别是大号,屁股都会被叮咬几个大包,害得我现在大号都是速战速决,不敢玩手机,还随时用手打蚊子,没有了以前酣畅淋漓的感觉,真是操蛋。

  没有卫生间,洗澡也不方便,基本上都是一天一小洗,一星期大洗,何谓小洗呢?就是用湿毛巾,在身上搓擦,并且还不敢用力搓,只能轻柔,把汗擦尽即可,要不然用力把污垢弄出来,就麻烦了,大洗就是到村民家洗澡,但因这里用水不方便,也洗得不尽兴,害得我连锻炼也收敛了很多。

  山村夜晚很静,每天起得较早,起来之后,拿着扁担水桶,到井里挑水来洗漱做饭,去时挑着空桶沿梯而下,来时则挑水拾级而上,故到宿舍之后只剩半桶,后慢慢掌握挑水技巧,左右肩互换,水洒得也越来越少。初来时,吃饭甚是不便,每有老乡邀请,则必厚脸相去。后来就自己开火了,向老乡买米买面,买菜就骑着摩托车到镇上去采购,每天自己动手,相信厨艺也会大大进步。解决了吃的问题,工作中就少了一大后顾之忧。

  住在学校宿舍,就会和这里的学生混得很熟,有时站在楼上,倚门而望,看着这些孩子在操场玩耍,他们天真质朴,单纯可爱,但基本上是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关爱,在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老人常天干农活,和孩子没啥交流,只保证他们吃饱饭,我闲暇之余,和孩子们交流,和他们一起玩耍做游戏,我已经答应过他们,教他们书法、绘画、英语、国学,我想得把计划拟出来,工作之余给他们支教,近一点绵薄之力。抬头望天,天色已晚,肚子空空如也,该做饭去了。附说一句,应朋友要求,我争取开公众号,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王霖  贵州省建材质检院)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