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纪实二

2018-06-12 15:39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夜晚的山村很静,月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在青石板上留下点点斑痕,踩着些许光影的青石阶梯,拾级而上,归来小楼。小楼分上下两层,由木制楼梯连接,每次上下都会咚咚作响,再沿梯而上,抵小屋木门,从兜里掏出钥匙,只听见咔嚓一声,明锁应势而开,伴随吱呀声响,推门而进,只见月光透入窗来,在桌上、楼板上、木床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光影。借着月光,开启室内电灯,灯光透过窗外,顺着山势而下,和月光相互交织,更添几分幽静之感。

  小楼地势较高,每一开灯,都显得格外耀眼,初来时不知情况,后与支书闲聊,支书顺口说来,每晚都会看我小楼灯光是否明亮,就知道我是否在屋,安全与否。可惜我不善言辞,当时只会心一笑,这是村民对我的关心,苗家儿女对我的爱护,知道我孤身一人来此处,他们都在默默关心我,使我感触良多。

  天气渐热,洗澡也方便了,手拿一盆、一毛巾、一手电筒,穿一拖鞋、一裤衩,立于水池边,摆正电筒,调好光线位置,然后用盆盛水,从头倾盆而下,顿时冷颤连连,急忙行吐纳之术,往复多次,终感觉水不冷而心渐热。

  去除一身燥热,上小楼,敞开木门,合上花窗,坐于桌前,听取屋外蛙声一片,拿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籍,慢慢翻阅,很喜欢这样的时刻,茫茫天地间,空明寂静,独处一室,读破万卷,神交古人。总觉得这样的时光真正属于我自己,近期看书也颇有成效,读了梁衡、鲍鹏山等先生的书籍;看了基督山伯爵、罪与罚、未来简史;翻了饮水词、花间集,遗憾的是劳行于案牍,没多少思考与写作。

  小楼寂静,正睡得香甜,突然被一道钟声惊醒,从木板缝隙中望去,原来是这边的敲钟人,刚开始听得不甚清楚,后慢慢听来,原来念的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由于这边是杉木之乡,森林覆盖占比高,房屋也多是三层的木楼,要时刻防火,所以才有了敲钟人这个职业。

  住的小楼是学校的宿舍,学校有24个学生,有1到4年级,从1至3年级,每年级各3人,4年级4人,学前班11人,学校也只有3个老师,轮流给学生们上课,学前班请了一个代课老师,主要负责学生们的学前教育。教学楼是一栋两层三大间的木楼,上下共10间房屋,5间作为上课的教室,1间作为老师办公室,2间作为休息的宿舍,剩余的作为储藏室,教学的内容主要是语文数学,老师轮流给每个年级上课,学前班主要是放养状态,以玩为主。刚来的时候,看到此情此景,我内心苦涩,遥想当年我读小学的时候,那是九几年,都没有这个艰苦的环境,我们当时教学内容包括语文、数学、体育、自然科学等等,没想到在2018年的今天,还有这种情况存在。

  学生每天早晨都来得很早,有时早晨六点过就到学校了,他们多数是留守儿童,在家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老人们每天起来很早就上山了,由于田地离家很远,中午不回来,都是拿竹筐挑饭到田里吃,晚上也要等到天黑才回家。这些孩子中午在学校吃饭,早餐与晚餐回家吃,问过有些孩子,都是不吃早餐的,每天我们煮早餐吃的时候,有些孩子远远望着,叫他们吃早餐,他们也不吃,看到此景,真有种悲凉的味道。也许是受到家里老人的教育,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记得上次给了两个孩子一桶方面面,后来回家被他们爷爷奶奶说了,问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偷的,孩子嘴笨,解释不通来龙去脉,第二天一早,奶奶还带着孩子过来问我们,此处可见他们的质朴与善良。

  现在和孩子们已经混熟,每天见到我都会叫哥哥,空闲之余,我都会给他们上课,教他们读英语,写书法,说故事,普及相关知识,下一步,我想把古筝拿来,或是联系我朋友,过来弹古筝给他们听,我想,这对于我来说,也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可能会给孩子们打开一扇大门,希望他们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走出大山,去拥抱更广阔的天地。(王霖  贵州省建材质检院)

作者: 编辑: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