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模谭正义:“黑”转“绿”路上击破“不可能”

2018-06-12 14:11  来源:人民网

  

  “这不可能”“那不可能”……这样熟悉的话语,是否也曾在你的耳边响起。面对“不可能”,有人选择了放弃,有人却选择了挑战。贵州省劳模、贵州雾翠茗香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谭正义无疑属于后者。

  谭正义是土生土长的毕节市纳雍县骔岭镇坪箐村人。今年48岁的他,曾办过煤矿,带动当地600余村民就业,年支付工人工资达2500多万元,共计创税两个多亿。

  “煤炭资源迟早会枯竭,靠山吃山才是长久之计。”2009年,谭正义开始了一条由“黑”转“绿”的“不可能”之路——他打算将海拔2300多米、面积近7000亩的神箐荒山全部种上茶叶。

  “不可能!”谭正义还没开工,朋友们都劝他:“这个事难度太大,干不得。”“茶叶种植最佳海拔800—1000米,海拔2300多米的神箐山根本不合适。”

  谭正义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可他偏偏“不信邪”,风风火火就干了起来,“干了才知道行还是不行!”

  2010年10月份,谭正义按照传统挖茶沟、施底肥的方式,种了数百万株茶苗,结果一个冬天,凝冻冻死了80%以上的茶苗。

  “冬天种不活,那就夏天种。”第二年夏天,谭正义又种下了几十万株茶苗,不过情况并无好转,70%的茶苗还是没有躲得过致命的“凝冻”关。

  尽管屡试屡败,谭正义依旧不死心。第三年,他采取直接种茶籽的方式,一下种了3000多亩,“这应该是比较把稳的方式啦,准备赌上最后一把。”谭正义说。

  这一次,谭正义发现茶苗出土慢、长不大,抗凝冻、抗旱能力也不行,依然以失败告终。

  连续三年,谭正义仅在茶叶种植上就亏了近500万元,“不可能”的声音更是甚嚣尘上,很多人当面背后都在说,“谭正义再干下去也没有意义。”

  “一定要干,而且还要干出个‘头路’来。”铁了心的谭正义,誓要种出海拔最高的高山茶来。

  第四年,谭正义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决定最后一搏。这一次,他选在1800米海拔的山下,用营养坨育苗,2年后再移栽到山上。

  这一回,茶苗存活率达到了80%以上,抗旱能力也明显增强不少。这一次,曾说“不可能”的人当面给谭正义竖起了大拇指,“如果不是你不服输的坚持,换作其他人早都放弃了。”

  就这样,一年接着一年干,又连续干了四年后,近7000亩荒山全部被谭正义种上茶树,披上了“绿装”,“不可能”变成“可能”。

  茶是种上了,可问题又来了。

  在“有机”备受推崇的这个年代,让茶叶“有机”的唯一路径,就是使用有机肥。

  谭正义又挽起袖子,投建养殖场养猪,靠猪粪发酵产生的沼液浇茶,保证有机。

  “刚开始都是靠车拉,一天两车,每天只能送30立方米沼液上山。”谭正义说,这样的方式效率低下,根本无法满足种植需求。

  “修建沼液提灌系统,把沼液从海拔1800多米的养殖场提到海拔2300米的神箐山上,让沼液自流,灌溉每一株茶苗。”谭正义设想一出,质疑声又来了。

  “不可能!”许多人说,山太高,落差太大,沼液肯定提不上去。

  谭正义还是“不信邪”,办过煤矿的他比谁都清楚,提灌系统能否成功,关键不在技术,而在管材。“普通铁管不抗压,那就选无缝钢管,无非增加成本。”

  说干就干,就在这个春天,谭正义投资600多万元,建成了总长20公里的沼液输送管道,以及遍布茶叶基地的沼液储存池。

  如今,轻轻压下电闸,拧开阀门,沼液就能源源不断上山,灌溉每一株茶苗。

  原本需要多次提灌才能上山的沼液,谭正义一次就实现了,他再一次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目前,谭正义近7000亩茶园已全认证,每年仅认证费就要20多万元,为的就是“保证每一片茶叶都经得起检验”。

  看着茶苗在神箐大山扎下根,沼液上了山,那些质疑声也在事实面前被一一击破、消隐。

  而谭正义最初那个让村民“有活干、有钱挣”的梦想,正在神箐山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9年来,谭正义拉动当地500多名村民就业,年均支付村民工资达400多万元,一大批村民脱贫摘帽过上了好日子。

  现在,谭正义已开始布局“农旅结合”,以期带动更多乡亲增收脱贫致富奔小康。(锐锋 来源:人民网)

作者:锐锋 编辑:杨雪